您现在的位置: 注册送288元体验金 > 构树
岂不兼得月夜之趣
时间:2019-09-03 14:52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去年十一月底,我们利用周末翻土、整地,撒上一些白菜、油菜、芫荽的种子,还间种了些花。整个冬天,也有了一些简单的收获。这便是悠园的初体验了。

  家门口有一方小院,我们美其名曰:悠园。记得去年初见,因房东多年未曾入住,小院完全被构树占领,高的矮的、粗的细的,满院苍翠,其中一棵碗口粗的构树,已高过一楼。

  在悠园种花种菜,那是断不能少的了。我们请人铺设了一条鹅卵石的小路,戏称“香径”,想象着以后在两边种上各种花,漫步其中,便是人与花心各自香了。我们还将从小路通往地下室的栏杆命名“平栏”,想着以后挂上一些藤蔓植物,便可凭栏欣赏它们的轻舞飞扬。

  邻居家静立一隅的芭蕉,那么清新典雅,每每观望,总能撩拨起内心深处的诗意。想,不如我们在墙角种几竿修竹吧,芭蕉与竹气质相谐,何况“竹影半墙如画”,岂不兼得月夜之趣!懂园林的朋友说,小院太小,竹子盘根错节,恣意生长,恐有了竹子再难种其他。于是只好忍痛割爱。

  人到中年,不过是偶尔抬头做修篱种菊坐看云起的梦,低头却继续走百转千回磨砺心智的路。悠园虽小,却几乎是我们对新居最大的期待和向往。整理好院子后,我们一遍遍地设想,该种些什么呢?

  宋代张道洽有诗云:“到处皆诗境,随时有物华。”小小悠园,一花一蔬、一朝一暮,给我们的生活平添了诸多意趣。

  各种菜花中,印象最深的是茄科茄属的土豆和茄子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土豆花:白色的花瓣、黄色的花蕊,细长的花柄,既简洁又优雅。据说土豆花还有紫的、粉的,十六世纪中期土豆刚从南美洲传到欧洲时,主要当作花饰,其颜值可见一斑。茄子的花瓣淡紫色,质感轻盈如夏裙,花蕊黄色,细细看来,自有一种低调的奢华。这是我们以前不曾注意到的。

  园中最霸气的当属南瓜。四月上旬,我们栽下了三株纤瘦的南瓜秧。五月初,叶子开始变得很大,有的叶脉白得像结了薄冰。六月,它们兵分三路,攻城略地,一株爬上了短墙,两株盘踞在小路两端。为避免交通堵塞,我们拔掉了其中一株。至六月底,爬上短墙的那株铺满了主卧窗下的阳光房顶,另一株则沿着栏杆攀援而下率先成为“平栏”一景。

  繁花过眼后,四月来了。默默蜗居在墙角的蒲儿根终于绽放,枝头一簇簇黄花别有风致。我们网购了一些蔬菜苗、肥料,又将从山中捡拾的干牛粪,以及磨碎的蛋壳、虾壳等埋到土里。同时,收集枝干用以扶持蔬菜的生长。老妈帮着浇水、施肥、捉虫,每天呆在悠园的时间越来越多。

  悠园几乎承包了我们一家夏天看花摘果的乐趣。每天清晨和傍晚,我们都要巡视一番。每次拿起相机,都可以拍很久。原来这些曾经熟视无睹的花,也是按时间排着队出场的,而且每种菜花都美得令人惊叹。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蜜蜂和蝴蝶,也开始在悠园忙碌起来,俨然是很励志的“你若盛开,蜂蝶自来”现场版!

  五月起,悠园在湿润的雨季里一天天饱满起来,原先疏疏落落的植株明显长高长大了。虽然因为种了蔬菜,花草并不多,悠园的花却日渐丰富:先是朱顶红开了,然后是小番茄、土豆、辣椒、丝瓜,最后是南瓜、茄子、苦瓜和蓝雪丹等。这些花或明艳热烈,或清雅高贵,装点着悠园,预告着收成。

  南瓜不像茄子,每开一朵花就结一个果。它们花开花落,最后只结了两个小南瓜。最有趣的是,其中一个竟结在已爬到主卧纱窗的蔓茎上。南瓜叶片宽大,叶柄粗壮,微风吹过,有荷叶田田的风姿;夜半急雨,则有雨打芭蕉的清韵。

  悠园里有两株小番茄,五月初开始花果纷呈,至六月果实渐次红透,摘几颗在旁边的水龙头下洗洗,就可以吃了。辣椒和小番茄一样,花果众多,一茬接一茬,堪称蔬菜界的“劳模”。悠园里长得最快最高的是落地窗前的两株秋葵,此刻望去,它们在阳光下舒展着有力的枝叶和嫩黄的花瓣,主茎上不紧不慢地结着秋葵。傍晚下雨时,我发现秋葵的花瓣像扭麻花似的,将花蕊裹得严严实实。

  所幸,悠园的短墙外就有银杏

(责任编辑:admin)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网站地图
24小时咨询电话: 联系人: